做好宗教工作,为实现中国梦凝聚力量——党的十八大以来宗教工作取得积极成效
习近平向2021年“读懂中国”国际会议(广州)开幕式发表视频致辞
李克强:坚持预防为主、医防协同 不断提高艾滋病防治能力和水平

让新业态劳动者权益“不落空”:我们遇到了“申诉困境”

发布时间:2021-10-14  来源:央视网-《工人日报》  字体大小[ ]

  不少网约车司机、外卖小哥、快递小哥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反映,他们会收到部分顾客的不合理投诉,以及平台因此作出的“不由分说”的处罚,但却难有申诉成功的机会。日前,全国总工会印发意见,指出要探索平台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方式方法,为劳动者搭建理性有序表达合理利益诉求的渠道,保障劳动者对涉及切身利益重要事项的知情权、参与权、表达权。

  原标题:【让新业态劳动者权益“不落空”⑤】我们遇到了“申诉困境”

  阅读提示

  不少网约车司机、外卖小哥、快递小哥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反映,他们会收到部分顾客的不合理投诉,以及平台因此作出的“不由分说”的处罚,但却难有申诉成功的机会。日前,全国总工会印发意见,指出要探索平台企业实行民主管理的方式方法,为劳动者搭建理性有序表达合理利益诉求的渠道,保障劳动者对涉及切身利益重要事项的知情权、参与权、表达权。

  18点左右,许先生给家人做好饭后,开始了他的夜间兼职工作——做网约车司机。在北京兼职做网约车司机三四年来,他没有一次因交通违章被罚款,而真正困扰他的,是一些乘客“毫不讲理的投诉”以及平台“不由分说”的处罚。

  在采访中,不少网约车司机、外卖小哥、快递小哥等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告诉记者,自己受过平台和顾客的“两头气”。面对部分顾客的不合理投诉和来自平台的罚款,他们却遇到了“申诉困境”。

  “我们期待有更合理的诉求表达机制,让我们的声音能被听见。”许先生说出心声。

  “被差评、被罚款是家常便饭”

  面对顾客的投诉,许先生有过一次感到又委屈又生气的经历。

  一天晚上,他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到一单全程6.5公里的活儿,但到了现场才发现,乘客的定位和其实际位置有很大出入。

  “平台上的定位显示乘客在桥上,但电话沟通后发现她实际上在桥下。”为了顺利接到乘客,许先生从桥下绕过前往乘客实际位置,但问题又来了。“根据导航显示,前方不远处有个路口能并入主路通行,但乘客站在汇入口的后方,只能错过路口后才能接到人。”许先生接到乘客后,已经错过了最近的路口,只能再绕路寻找新路口汇入主路。麻烦就此产生。

  “订单结束后,我接到客服电话,说乘客投诉我绕路。我当时很生气,总共才6.5公里,绕路多赚的钱还不够油钱呢。”许先生气不过,一再申诉,平台最终还是对他进行罚款和扣积分的处罚。

  据许先生回忆,客服当时回复:“如果乘客在路口后方,你当时应该下车拍照取证,然后继续往前开。”这让许先生感到很不可理解。

  “被差评、被罚款是家常便饭。”做了近四年外卖送餐骑手的王晓东说。

  王晓东告诉记者,他身边的外卖骑手几乎都被给过差评。最常见的差评原因是“送餐超时”“态度恶劣”等。“特别是下雨天,每到用餐高峰期,也就到了我们被给差评的高峰。”王晓东说,“很多时候送餐超时是由于店家出餐慢,也有的时候是因为路况问题,比如遇到交通事故或道路拥堵,还有的时候是一些大厦不让进,用户也不下楼,非让我送到家门口,送不到就给差评。”

  王晓东说,在他所在的外卖平台,外卖骑手每收到一个差评就会被扣100元,而几乎没有人申诉成功过,“有个别用户会无缘无故给差评,这到哪里说理去?”

  “我们被投诉却很难有申诉机会。一单几元的送餐费远远抵不过罚金,关键是扣积分的话,等级也会受影响。”外卖骑手张国红告诉记者,外卖骑手想获得更多的指派单,提升等级非常重要,但差评和处罚则是提升等级的障碍,直接影响系统对骑手的派单。

  在记者采访中,不少新就业形态从业者表示,要想工作挣钱,就得接受平台制定的“游戏规则”,否则只能自己离开。

  可通过集体协商畅通诉求表达渠道

  数据显示,当前我国灵活就业人员已达两亿,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数量大幅增长。2020年共享经济服务提供者达8400万人,其中大量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。遭投诉被差评就罚款罚积分,申诉难成功,以罚代管……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合法权益与合理诉求的表达渠道还遭遇“梗阻”。

  四川伟旭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恩慧律师在接受《工人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认为,平台作为就业机会的提供者,同时又作为平台经济从业者与用户之间的“仲裁者”,其“第三方”的身份是有问题的。“因为平台不可能是完全中立的第三方。”

  王恩慧说,为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畅通诉求表达渠道,可以通过集体协商的路径,“工会法规定了集体协商制度,以工会代表新就业形态从业者来和资方谈报酬、劳动保护等议题”。

  王恩慧进一步解释,集体协商分为三种情况,一种是本公司的工会代表员工和公司进行集体协商;另外两种分别是行业性的集体协商和区域性的集体协商。集体协商完毕后,可订立一个集体合同,在其中做相应的规定。

  “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可以通过集体协商和平台签订集体合同,来确保平台制定规则的公平性。”王恩慧说。

  保障劳动者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

 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者